使命二达

Mission Peak俗称使命峰,是湾区人民的后花园,来这儿锻炼的人非常多。而且相对陡峭(3mi/2100ft),很多人都来这儿训练,有负重的,有来跑山,更有来跑几趟的,简称二达/三达/四达,分别指跑两次/三次/四次。上山的路有好几条,于是跑几趟的人往往还能打出组合拳来。

IMG_20141228_145936

通常来说我其实不是很fan这座山的,太晒,沙尘多,不好停车,外加都是黄草风景一般。然后昨天在朋友圈看到好几个朋友都去Mission Peak了,照片都很漂亮,于是蠢蠢欲动。

考虑到今年在跑步锻炼上如此slack off,决定年末前再抱抱佛脚,拼一点mileage是一点。印象中这是第一次Double MP呢,前半程有朋友陪同,一路聊天,上山花了68分钟;第二程独上,上山也花了59分钟(个人PR是53分钟),和一墨墨一路前后脚,到顶上握了一把手,心心相惜。

IMG_20141228_162649

这个季节的Mission Peak好漂亮。因为前段时间下雨的关系,整个山都是绿的,牛牛们也出来吃草。冬天的关系也不是很热,可谓气候宜人,一个下午我也就喝了一瓶水。从正午爬到了黄昏,便看到了夕阳。

IMG_20141228_164803

IMG_20141228_165423

全程12.3mi,moving time 3:55:55,爬升4,308ft。今天还启用了新手杖,比较轻巧,就是没减震了。照片都是手机HDR,效果还真不错。等我哪天也来使命四达吧。

多事之春

远在大洋那头,神秘的马航到现在没有踪影,乌克兰也还没消停,对岸的学潮轰轰烈烈,逢中必反。这边小小的硅谷也不太平,且不谈大大小小的融资,Bn级别的公司多如牛毛,奇奇怪怪的小公司让人不经质疑bubble的到来和何时破碎。

Mozilla的Brendan Eich做了一会儿CEO,不到半个月之后就下台了。一个javascript的author,一个在公司待了15年的老臣,倒在了Prop-8脚下。就因为4年前support Prop-8(ban gay marriage)捐了1000刀,他一上台,gay界开始各种boycott Mozilla,质疑声不断。

在旧金山,IT业的蓬勃发展导致贫富不均,屌丝逆袭,物价上涨,房租上涨,一些住了几十年的人被房东赶出,于是各种抗议也越来越多。T上市的时候就有人在公司门口抗议,发展到现在有人在Google shuttle前呕吐,有人去Kevin Rose(Digg创世人, Google Venture Partner)家门口发传单诋毁。这两天还听说一帮人专门在旧金山flip smart car。

更别忘了前段时间风风雨雨的SCA-5,为了讨好西裔选民,SCA-5不科学不公证的对待其他少数族裔。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ps. HBO的新剧《Silicon Valley》上线,笑点还真不少。

百分之一

前些天在Quora闲逛的时候看到这么篇帖子《Silicon Valley: What are some things I’d be shocked to learn about the outside world?》,帖子内容非常好,也多少有些警示作用。

在硅谷待得久了,沾了些坏习惯,两耳也不闻窗外事。房价一年比一年高,周围的millionaire越来越多,Tesla成了街车,大家谈论的大多是A公司被收购了,B公司上市了,C公司融了多少资。

可如果大家只解决了1%人口的问题,So what?

In the Plex – all about Google

这本书买来很久,上次看到一半没看完,毕竟Google的故事被大家讲了太多遍了,读着有些无聊。这次翻来重看,结果读得津津有味,也许是心态变了,老故事听出了新感觉。

Don’t be Evil, Do the Right Thing

Google的俩创始人都是理想主义者,Google的员工们也是。从最开始,Larry和Sergey的mission就是”to organize the world’s information and make it universally accessible and useful”, 所以他们做了Google,做了news,做了后来引起很大争论的Books. 他们只做他们认为对的事情,所以他们没有在页面上投放banner ads,他们的gmail一开始就有1G的空间。他们不喜欢华尔街的操控,于是他们有了两个class的股票,并在IPO的时候采用auction方式分发股票。他们别具一格,而且自从Adwords发布之后,Google就再也没有财政上的问题,之后就放开手做各种有意思的project了,于是就有了google earth,有了self-driving car,有了google glass,etc

Google的这些精神又是和硅谷文化非常一致,所以Google在业界一直非常好的声誉(突然想到某Z公司,唉)。

“Don’t be evil”是广为人知的Google的motto,原本只是内部流传,一次一不小心被Eric同学传了出去,便众人皆知了。而后来,”Don’t be evil”却成了Google发展的绊脚石,人们通常来引用这个motto来批评Google的每一个失误。

Do first and Ask Forgiveness Later

Asking forgiveness is always easier than asking for permission. 这在Google早期帮助了它的高速发展。可后来发生的street view wifi事件,buzz privacy事件,google books事件都让Google认识到当成为一个巨头的时候,寻求原谅变得无比困难了,所谓树大招风,喝口水都会呛到。这就是成为巨头的坏处了。

可是过于小心呢?那就另一番故事了。一个事例就是Google Video的失败,其中的一个原因便是Google Video不允许任何违反版权的视频,坚持审查,而竞争对手Youtube则完全不理会版权问题把Google Video越甩越远。

做大公司之后可真是左右为难呢。也难怪整个APM program里的人都不觉得自己五年后还会待在Google.

Open or Close?

Google是矛盾的。一方面,他想整合全球的信息,他是开放的;另一方面,他又是极其封闭的,尤其在财政上。这一起缘起于Larry Page的偶像伟大的发明家Tesla。Tesla作为交流电的发明者,最终却穷困潦倒孤独的死去,Larry显然不想成为这样。所以Google早年从来不会公布财政状况,就连拉funding的时候都愿意。现在就算已经public了,他家的财报也是能省则省的。

这里插播一个小故事:Google当年第一向外界公布财政是在快IPO的时候,邀请了一些banker,公布了一个非常好看的财报。然后CFO和大家说实在不好意思放错slice了,实际的数字是这个的两倍以上。在场的各banker都惊呆了。

Google in China

2010年,谷歌被中国黑客攻击,蓝翔技校名声骤起。随后谷歌宣布退出中国市场,把服务放在香港。整个黑客攻击是典型的教科书教程,通过MSN的漏洞佯装联系人发送一个带木马的网页连接,从而控制受害人的电脑,侵入Moma,窃取密码系统Gaia的源代码。

这次事件,再加之前不停的各种屏蔽要求,Brin和总部一些高管再也忍受不住,直接宣布退出中国。记得当时看到谷歌新闻的时候还嘲笑了一番,觉得这大公司真输不起啊。现在虽然很理智的看这个问题,还是为谷歌中国感到惋惜。谷歌进入中国还说希望能帮助中国民主化进程,那说好的五千年的耐心呢?哦,Google是一家美国公司。

Social

Google的Social是失败的,无论Wave, Buzz还是Plus都没有做到成功,也错过Blog, LBS的机会。Orkut本来是个很有前途的产品,被淹没在谷歌其他priority中了。对于Google的Social进程,我还是整体看衰的。一来,创始人的内心里并没有Social这个东西;二来,Google不是一个优秀的追赶者;三来,Eating your dogfood这招在Social上不work,谁让Google那么多Engineer呢。

总的来说这本书还是很推荐的,不管是熟悉Google还是不熟悉的。也希望Google未来还能给我们更多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