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秘鲁 (4) – 印加古道 Day3

Rubin说第三天是行程中最轻松的一天, 只用走一个早上的Inca Flat加下坡就可以到了, 早上不用早起, 下午还可以洗澡, 傍晚可以看到Valley的日落, 听上去是不是很轻松写意? 不过所谓Inca Flat, 用Corban的话讲, 就是起点和终点在同一海拔, 中间过程可以各种累人爬上爬下, 我们是无比赞同. 而下坡也是相当困难的高台阶步. 至于洗澡, 只有冰水, 所以就算洗澡也得有不凡的勇气呢. 尽管如此, 比起前两天, 这一天算是轻松的了. 晚上没有听Rubin的话, 脱完了钻到睡袋里结果晚上被冻到了. 海拔高的地方果然不一样, 帐篷上都结起了一层冰霜, 昨晚晾在外面的头巾也都结了冰. 走出帐篷刚好日出, 阳光洒在对面的雪山上, 人也变得精神了. 吃过早饭, Rubin给大家介绍我们的Red Army团队. 我们的porter大多数都是从高山地区生活的, 团队里居然有60多岁高龄的老爷爷, 实在是敬仰. 一路的Inca Flat之后我们到达了今天的第一个Ruin, Phuyupatamarca(“Town at cloud level”). 印加人崇拜太阳, 水, 和大地. 第二天的时候见到了为了祭祀太阳和水的Temple, 而这里, 依山而建, 建筑也不再是规则的圆形和方形, 就是为了显示对大地的尊重. 导游Rubin在这里和我们讲了很多Inca文化的东东, 包括整个文明的金融系统, 还有神的结构. 印加人也没有监狱神马的, 犯了错误的人, 就会被扔到山下去. 他们还有计划生育, 并研制了一种试孕的方法. Rubin在地上不停的画画讲解, 可每次他在前面给我们演讲的时候, 我都会犯起小困来, 坐在地上都差点睡着. 这里揭晓一下之前的谜底, 之所以Cusco乃至印加古国的旗帜是彩虹旗, 就是因为他们对彩虹的崇拜. 为什么是彩虹呢? 因为彩虹是太阳, 水和大地三者不可缺少的产物, 是他们的终极结合体. 所以这一面彩虹旗, 蕴含着印加人对自然的崇拜. Phuyupatamarca过后, 就开始一连串的下坡, 一路下降一千米, 全是Inca Steps. 就算trekking pole在手, 也隐隐为膝盖担心. 之后会经过当天的第二个Inca Site: Intipata(“The Port of the Sun”). 远看这些个梯田相当壮观. Intipata正对着Urubamba River Valley, 风景无限好, Machu Picchu所在的山头也就在不远处. 我们在这里休息了n久, 趁人员齐整各种姿势各种合照. 九十点的阳光正正好, 隐约感觉顺着这些Inca Steps就可以走到天堂. 玩闹了很久以后, 我们继续往下走, 就来到了我们的露营地. 这里已经又回到了Cloud forest, 一股子湿热的天气. 不过也好, 大热天, 我们才有洗冰水澡的快感嘛. 吃午饭的时候,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冲一下这个冰水澡, 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排起了先后顺序. 吃过饭后, 大家依次洗澡, 各种哭天喊地从shower room传来, 我也没忍住去冲了一把, 真的是冻啊. 不过想想能以一个干净的姿态去观摩神圣的马丘比丘, 这澡洗得还是值得的. 傍晚时分, 我们去了离camp site只有十分钟的最后一个ruin, 路上看到其他的tour也逐渐到达这里. 这个campsite也是所有爬inca trail的旅行者的最后的住地, 明天一早我们都将从这里出发向最后的终点-马丘比丘进军. 路上还经过了已经被关闭的lodge/pub, 嫉妒一下早些年过来的人们的幸福生活啊. 最后一个ruin叫Wiñay Wayna (“forever young”), 是Machu Picchu之前的最后一个ruin, 也是Inca人种庄稼和贮备庄稼的地方. 这里和Intipata一样, 也是个视野极好的地方, 印加人总是能在无限风光的地方扎巢. 他们很聪明的把身后雨林的水层层引到城中供家家户户使用, 并通过梯田的方式防止水土流失. Wiñay Wayna不怎么拥挤, 也就我们和另外一个tour在这里. 我就在那里静静的坐着, 看着远方的日落, 听着背后传来渐渐的水声, 想象着当年印加人民在田里劳动的场景. 这也许是整个trip中最美的时刻了. 印加帝国已经灭亡, 他们的文明也几乎没有流传. 印加文明并不是一个先进的文明, 因为他们没有文字, 没有金属制品, 他们当然也没有我们的科技文明和金融体制. 他们落后, 所以他们挨打. 也许他们曾经幸福过, 他们安居乐业, 幸福指数爆高也说不定. 一眨眼的功夫, 几百年后, 他们的子孙却很难再被找到, 文明的跌宕起伏在时间这把杀猪刀面前也显得微不足道了.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受到了这些古迹的感染, 这天晚饭时大家讨论的话题便和人类,进化论和信仰相关. 作为为明天的践行, 厨师为我准备了红酒和蛋糕, 在这大野外的把我们给感动死了. 想想这将是我们在Inca Trail上的最后一晚, 便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头顶正好是满月, 月光格外的亮. 晚安, 这个失落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