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秘鲁 (3) – 印加古道 Day2

第二天是整个行程中最艰难的一天, 尤其我们的tour. 二上二下, 16km的行程, 1400m的elevation gain, 最高4215m的海拔, 也因为身上背着十多公斤的背包, 加强了不少难度. 早上天还没亮被敲营帐的门, 拉开门就有热乎的毛巾擦脸和一杯帮助清醒的Coca leaf Tea, 服务相当的好. 早餐一顿后, Rubin教我们怎么吃可可叶. 其实也不算吃, 是含在嘴里: 拿出10来片叶子, 把梗去掉叠好, 取出一小块Activator放到中间, 把叶子一叠二, 放到一边嘴的内侧牙齿的外侧, 十多分钟后可以换边. 照着做了之后放在嘴里, 好苦! 效果呢, 也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热过身的关系, 这天我走得特别快, 尤其是前半段的前半段. 上坡一路都是各种超级台阶步, 走走停停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第一个上坡的半程. 第一个上坡的坡顶是Dead Woman’s Pass, 海拔4215m.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不是因为曾经有个女人挂在那边, 而是因为这个山坳像个女人躺在那边. 不过我也没怎么看出来, 光顾着爬了. 走到半程的时候有个休息点, 有好多草泥马看, 不过那些草泥马都有点脏脏的, 不好看, 而且那眼神, 估计是keying同学喜欢的怨念眼神吧. 然后和另一个也走得超快的人聊天, 得知inca trail也是有马拉松赛事, 而这26mi的记录是3小时半!! 3小时半啊, 我们都爬不过一个山头咧! 休息点还是有一点风光的, 不过因为太阳还没升起, 实在吹得太冷. 待不了多久就想走了. 话说这里也是整条道上最后可以补给的地方, 我们的porter也在这里装备上之后的食物. 之后继续的上坡, 一下就出太阳了, 脱了衣服, 速度也开始慢下来了. 虽然很努力的想跟着Steffan, 可这稀薄的空气暴晒的太阳和那么重的背包, 还是压得我走几步就得喘喘气. 每次都想一口气冲上去结果走不了几步路就又不行了. 不过看看周围的人, steffan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少其他公司的porter也是一边走一边休息的. 就这样跌跌撞撞的, 终于走到了前面的那个山坳, 整条trail的最高点, 也就是那个dead women’s pass. 看看手表, 其实走得也不慢, 1小时10分钟. 这段900m的爬高, 2小时15分钟就到了. 最高点有个小山头, 坐在上边聊聊天吃吃早上的snack等后来的队友们上来, 是很享受的. 最后的那段台阶步非常难走, 坐在山头看着大家一个个无比艰辛的攻克最后一段爬坡, 我也感觉像是又再体验了一把. 想想这里要是搞个缆车岂不是很爽. 罗老师这段走得很慢, 被他18kg的背包给压坏了, 估计那时就绝对不会想着还帮别人背包赚外快了吧. 上坡之后必然是下坡. 我们在上面等到大家伙陆陆续续上山之后, 照了个合照, 从baby puma晋级到了adult puma了. 下坡也是蛮坑人的, 这功都是白白的做了, 从4200m一路降到3600m一下. 这还没完, 下午还得再爬到4000m处. 简直就是把我们的生产力当儿戏啊. 一路下坡陪着罗老师一起走, trekking pole实在是很有用, 这里的台阶比起grand canyon还高. 两个小时后, 终于到达营地, 地上铺了一个大tarp, 大家都累得不行直接趴下去躺着了晒太阳. 大多数tour就在这里也就是个小谷底扎营住下了, 而我们的tour却要接着继续前进. 不过后来看来这个分配还是很好的, 于是我们又了相对清闲的Day 3, 并有体力最后向光明顶奔去! 吃过午饭, 大家都和Rubin求情说再休息一下, 因为之后还有400米的上升. 无意种看到Hector拿着我们盖着章的名单, 意识到这里又是一个check point, 便前去盖章去了. 吃过午饭喝了消化的茶大家肚子都会有点那么点气体, 所以要坚决走在前面避免受毒气攻击. 后面这段还是有趣的很多, 经过了两个Inca Site, 其中一个是用来祭祀太阳神的, 一个瞻仰水神的. 还有两Runner的休息站, 就像中国古代的驿站, 给沿着Inca Trail的跑步哥休息和交换信息的地方. 走到最后一个Inca site时恰好日落, 阳光洒在这些古老的建筑上, 还是很漂亮的. 之后就一路Inca Flat, 到住地的时候天都黑了, 好在门口有我们红衣军团向我们挥手和鼓掌, 也算终于走完了整条Trail中最艰难的部分. 去营帐里打了个瞌睡, 晚上晚饭过后继续陪罗老师拍星星, 并向我们的台湾同胞介绍非诚勿扰节目, 背了两天的ipad也总算是有点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