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篇流水帐

这个标题就决定了这篇必然是篇流水帐。

上周回家了,回家看看,在家待了没几天,天天吃好的,天天睡觉睡不醒。去太平洋一期二期三期,风格不尽相同,和村里感觉差得不少,不管如何,买回来三台显示器,老妈的手机也搞定了。弟弟们都挺好的,年轻真好。见了几个同学,又参观了下就要被拆去的校园,留下些照片,挥挥手,回不去。老师们都走了,学校也要拆了,母校,嗯?

自从提速以来,京沪列车就没再有晚餐了,早知道就不盯着Z5/Z7/Z13了。北京的交通还是依然那么烂,地铁转接站五十米的间距走了十分钟都走不完,地铁下来却引导我们白白多穿了条阔马路,那个北大门前那片似乎有修了两年了吧。

回学校,转身去了趟村。硬盘涨价了,这个连方便面都涨价的年头,早就习以为常了。拿了块硬盘,顺道带了些小东西回来。帮聪看手机,顺道在水货摊上寻寻我650继任的踪迹。回来把原先盘里的东西整进去,恢复了系统,装了xp,不爽,于是又装了vista,两遍,折腾,似乎逃不掉。看了一晚上电脑,眼睛酸疼,以前不是这样的。吃过午饭去配眼镜,便宜的似乎都不是为我准备的,花掉的大洋比之前的那副还多。

之后的事情就没法写了,如果我能有双预知未来的眼睛,也不会无聊到要写日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