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Sur Marathon, Check!

今天去跑了 Bucket List Marathon 里的 Big Sur Marathon,真心漂亮。沿着一号公路,从 Big Sur 出发,一路跑到 Camel-by-the-Sea,沿路红木林,海边的悬崖峭壁不断,美不胜收。

当然,伴随着美景的,是这个 course 的难度,~2000 ft 的 elevation gain,不断的 rolling hills,倾斜的路面,外加今年附赠的 20mph 的逆风,真心是 — 找虐。

bigsurinternationalmarathon

Marathon always makes me humble. (more…)

旧金山马拉松志愿者

一年一度的旧金山马拉松开幕,今年因为某些不靠谱的志愿者团队,我们 BURN 临危受命,在23 mi 处水战为大家提供服务,回馈社区。

这活还真的不轻松,从早上6点到中午12点,倒水送水外加为选手们加油。我们的水站的位置,决定了大多数跑者到我们的地方一定都不好受,越业余的跑者则越痛苦。从刚开始 elite 的闲庭兴步,到后来的走路过水站的跑者们,还有各种抽筋的,真的是见识了跑者的千奇百态。结论就是,还是跑得快点好啊,早完早超生 😀

组织者其实还蛮人性的,6个小时关门时间之后,他们还把记录时间的条移到了人行道上很长一段时间,这样晚的一些跑者还能有机会跑到终点拿个奖牌啥的。喝了一口那个Noon,不跑步的时候喝真的暴暴暴难喝啊…..

psFo8yCl7vnMMcjUkqa2MTniZuQiJ-zsSVhsuizSTb5z=w2668-h2002-no

JOeIa3acN70LQjjsK-nJrlCSrkX9rTgbF_vBglJKK6OJ=w2668-h2002-no

为什么马拉松运动员的巅峰年龄比较晚?

马拉松运动员,甚至是专业的,他们的巅峰平均在30岁左右,更长距离的超马巅峰时间会更往后一些,甚至是40[1]。

有两点原因:

1) 马拉松/超马需要较强的意志力,而这个往往是随着年龄增加而增加的。意志力的提升在一定程度可以弥补体能上的不足。这点在业余跑马里面更为突出,成绩往往会到40岁之后才会倒退。

2) 样本本身是有偏差的,马拉松运动员的平均年龄就偏大,超马的第一次参加年龄平均就已经是35+了。很多马拉松运动员是在他们在田径跑道上退役之后才开始训练长距离马拉松的[2]。

Before 2008, it was considered an older runner’s event, one attempted by those in their late 20s or early 30s after honing their skills on the track, and the distance was treated with respect, even fear.

Runner’s world的这篇文章[2]里也提到2008年是个分水岭,之后马拉松也有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2008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天才:萨缪尔·万吉鲁,他把马 拉松当成5k来跑,从一开始就加速,配速先快后慢,被前波马冠军称为“我见过的最疯狂的跑法”,最后成功夺得北京奥运会的金牌并刷新奥运记录。而此之后,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了马拉松运动,并且他们更加有冲击力。
screenshot-rw runnersworld com 2015-06-24 09-24-08

文献
[1]: breakingmuscle.com/runn
[2]: Runner’s World

(原文post在知乎)

10日西班牙逛吃逛吃(1) – 马德里&马拉松

直接从在路上搬运过来的 🙂

前言:

去欧洲的行程一拖再拖,一来总是有些其他地方的诱惑,二来对欧洲总是有点畏惧 — 我对欧洲历史文化宗教向来一知半解。这次总算把脚踏上了除南极洲外六大洲的最后一个。 把 西班牙放在欧洲第一站的原因已经记不得了,也许是朋友一直推荐巴塞罗那的关系,或是对西语的亲切感。他们说,马德里看的是一本正经的西班牙人,巴塞罗那是 一帮疯子西班牙人,而塞维利亚才是真正的西班牙人。我们搞不清什么才是真正的西班牙人,所以我们打算亲自去看看,看看哪个才是我们最喜欢的西班牙人。 总而总之,我们来了。Hola~~~

Day 1 – 旧金山:

出发啦~ 坐lyft还没花钱,哇咔咔~ DSC_0020~2 继续攒糖原 🙂 IMG_20150423_191546 (more…)

人生首马 – 风雨交加的CIM

今天完成了人生第一个全程马拉松,手表时间是4:14:25,官方成绩是4:14:32,看来是起跑时天太黑木有看清起跑线的关系 -_-|||

早上五点闹钟响起,窗外呼呼的风声好可怕。天气真的是非常的糟糕,风大雨大,到起点的时候6点多,大家都窝在一个加油站的顶棚下躲雨。昨晚从酒店前台要了个垃圾袋自制的雨衣倒是蛮有用的,又防水又保暖,跑了2mi多才扔掉的。很多路段都是顶着20+mph的风,又有大雨,路面时不时还来个水坑,于是整个人都湿透了,想起来真的是自虐。

前半段的速度还保持的不错,远远的把410的pacer group甩在后面,2小时刚过就跑完了半程。中途还上了个洗手间,再之后就开始速度下降,上坡的时候明显吃力,但速度维持的还好,基本都能在9:20左右。

19mi的时候右边大腿有点要抽筋的感觉,停下来捏了几下,问题还好。又吃了一个gel。

20mi之后两条腿都感觉紧紧的,时不时就得停下来揉一下,过水站也开始停下来走两步了,pace也经常降到11分以下了。

21.5mi过桥的地方被410的pacer追上,就没了410的念头。肌肉都紧梆梆的,走起来都疼,跑起来也疼。

22-25mi感觉无比痛苦和漫长。这时候听音乐也没什么感觉了,一路的娱乐就是看其他跑步的人因为疼痛而变得奇怪的姿势,想来我也是差不多。

25mi的水站喝了一大口水,吃了最后一个gel,这个时候415都感觉有点悬,想想最后只有不到1.5mi了,就豁出去了,一路不停把最后那段跑完。最后1mi就是看着手表上的里程跑的。那个时候就觉得所谓”embrace the pain”都是狗屁,只有终点才给人希望。

26.2mi(手表已经是26.4),摆了个大大的pose,终于冲到了终点。拿了medal之后回过头便看到Andy也冲过了终点。

话说他家的medal好大只,比sf的全马还大只,而且还蛮好看的。

整个course其实小hill还蛮多的,虽说是net downhill。support做的不错,水站开始2mi一个,半程过后就基本每mi一个,13/20/23mi都有发gel。我自己带了3个gel,路上拿了3+2+1个,在0/6/11/14/17/19/22/24/25mi各吃一根。一路观众也不少,尤其是这么大雨天,真是非常感谢。

BU的大大们都在3小时半之内跑完了,真的是敬仰。

所以今年的跑步应该都跑完了,一不小心跑了三个半马一个全马,整年跑了585.4mi,外加其他的hiking/elliptical之类的x-training,看看图表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最后感谢小灰鹤一如既往的支持,感谢Andy的long run陪伴,感谢BU组织,还有其他很多一直被我骚扰跑马问题的朋友们。

希望明天一觉睡起来我还能正常走路。

Update 1: 比赛当日的大雨打破了Sacramento七十年的记录(news)。

Update 2: 第二天起床腿好酸啊,上下楼梯都困难了,之前还妄想早上去recovery run,估计我这周都不能跑步了。